黎彧莞

再见啦

算命的师傅说我天生命好
却没告诉我爱情这么坎坷

我是很容易掉眼泪的
但常常是清晨或深夜 反正是没人在旁边的时候
朋友也不能看见我的眼泪
我要保留我的骄傲 遗憾微笑 不与谁拥抱

我感慨过异地恋的苦涩
他说 要是我们曾经一起长大就好了
我说 那不行 这样你就不会爱我了
你知道我的太多 你一定不会爱我的
我是个只有自己的爱哭鬼

我那时候光有一颗真诚的心
傻不愣登什么都要说 要你了解我透彻一点
我以为你了解我的全部 就会包容我的全部
后来我明白 即使是亲密无间的爱人
也要对彼此有所隐瞒的

我那时候说喜欢你 那是真的喜欢
现在说爱你 也是真的爱
以后说记不清 也许真的痛过了劲儿
我有一年去游乐场 前年的这个时候了
回家路上坐在车里犯难受
那个时候我想 哎这场异地恋谈得我好辛苦啊
我明天又要去了
今天我想想 断了个念想对我自己好的
可我真想和你过百年呀

他在无色天上跪了上千年
每天只念诵佛经
却不能成佛

我能在你的心尖尖上停留得再久一点吗
我对这样无望的爱 有瘾 不能停

意识到失去这回事情
已经是高一的时候了
发现初中的朋友也会慢慢疏远
然后就开始不停地失去
失去过他 失去过你 也失去过她
我不敢再失去了
再来一次我就活不长了

我是把他放在生命里向前走的